“蘋果的佣金與大多數競爭對手收取的佣金處於同一水平或更低,沒有佔據市場份額的主導地位。”7月29日,蘋果公司CEO庫克的聽証會証詞上如此寫道。近兩年,蘋果商店因30%的數字交易費用(“蘋果稅”)備受質疑,但即便承受著來自各方的壓力,蘋果也一直沒有取消這項收費。在業內人士看來,蘋果互聯網轉型並不順利,非常依賴其軟件商店和第三方開發者來刺激硬件以外的收入增長,庫克不會考慮放棄這部分利潤。

7月30日,蘋果、谷歌、亞馬遜以及Facebook四家科技巨頭的CEO在美國國會舉行的反壟斷聽証會上作証,四巨頭的CEO已分別給出了自己的聽証會証詞,以辯駁壟斷的說法。

庫克表示,盡管蘋果相信監管審查是合理的,但公司不會在事實問題上作出任何讓步,並反駁了蘋果存在反競爭行為的指控。

在壟斷這一指控上,蘋果被質疑最多的就是在App Store中,從應用程序銷售額中收取30%費用的行為。對此,庫克在發言稿中稱,蘋果的佣金與大多數競爭對手收取的佣金處於同一水平或更低,蘋果推出App Store之前,軟件開發商為發布其作品要支付50%-70%費用,蘋果收取的佣金數額遠低於此。

“自App Store推出后的十多年裡,蘋果從未提高過佣金或者增加單一收費。實際上,蘋果已經削減了訂閱時抽取的收入分成,為更多應用種類提供了分成豁免,App Store與時俱進,每次改變都是以為用戶提供更好體驗,為開發者提供有吸引力的商業機遇為指導方針。”庫克強調。

至於App Store,“蘋果應用商店從最初的500個應用程序發展到現在的170多萬個,其中隻有60個是蘋果自家應用。”庫克說,“顯然,如果蘋果扮演的是看門人的角色,我們所做的就是把大門開得更大。我們希望在應用商店中盡其所能地提供任何應用程序,而不是阻止它們。”

在智能手機市場,庫克指出:“智能手機市場競爭激烈,三星、LG、華為和谷歌等公司已建立了非常成功的智能手機業務。在我們開展業務的任何市場,蘋果都沒有佔據主導地位的市場份額。”

蘋果抽取的30%服務費被業內稱為“蘋果稅”。作為常規服務收入的一部分,蘋果向通過iOS應用商店購買軟件的用戶收取每月15%-30%的訂閱費。

在全球范圍,蘋果的這項費用已經遭到了開發者和消費者的多次“圍攻”。去年3月, Spotify向歐盟委員會投訴蘋果壟斷市場打壓對手,其App Store的控制剝奪了消費者的選擇,並稱后者不公平地限制了其音樂流媒體服務的競爭對手﹔去年7月,美國一些iOS開發者針對蘋果發起集體訴訟,認為蘋果100%掌控了整個iOS的應用市場,且禁止iPhone、iPad用戶從第三方下載軟件,利用壟斷地位向開發者征收有“蘋果稅”之稱的佣金。

今年6月,歐盟委員會宣布對蘋果應用商店和蘋果支付發起反壟斷調查,調查矛頭直指蘋果公司在應用商店收取的分成。歐盟公告指出,應用程序開發者要麼在蘋果應用商店取消收費,要麼隻能漲價,將蘋果公司的“佣金”轉嫁給用戶,而且還不能告知用戶是否還有其他購買方式﹔公告又稱,利用應用內購買系統,蘋果公司“似乎可以完全掌控”與用戶的關系,借助重要用戶數據“甄別”競爭對手,還可獲取競爭對手的動向、報價等寶貴數據。

在產經觀察家丁少將看來,這與實體經濟中按盈利比例收租是類似的邏輯。“蘋果收取抽成的同時,也在為開發者提供雖然閉合但環境狀況良好的iOS生態,引導用戶付費習慣,實現共贏,從長遠角度來看,也有利於用戶養成。所以,個人認為邏輯是合理的,但有前提,就是能夠保持生態環境良好、競爭公平有序、對於開發者有意義。”

但中國互聯網協會法治工作委員會副秘書長胡鋼指出,這30%的抽成,最終還是由消費者自己來買單的。“蘋果的做法涉嫌濫用市場壟斷地位,還對消費者權益造成了損害。”

事實上,蘋果嚴格控制著軟件商店,不願意放棄30%的佣金,因為這是其年收入463億美元的互聯網服務業務的核心。

從蘋果這幾年的業績中可以看出,其硬件業務已經走上了下坡路。該公司第二財季財報顯示,iPhone、平板電腦、個人電腦業務的營收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第一大業務iPhone遭受的沖擊最大,營收同比下滑6.7%,創下過去四年同期的最低水平。

與此同時,蘋果“軟實力”在增強。蘋果服務業務第二財季營收為133.48億美元,高於去年同期的115億美元,同比增長16%,營收佔比首次達到23%。華爾街分析師也預測,蘋果公司第二自然季度(第三財季)服務業收入為131億美元,同比增長15%。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蘋果的服務業收入中,大部分來自傳統服務產品,如軟件商店和授權交易,而不是新的互聯網產品。根據蘋果公司上個月公布的數據,2019年App Store應用商店的收入為5190億美元,其中,4130億美元來自實物商品和服務,隻有610億美元來自數字產品和服務。

對於背后的原因,北京商報記者也採訪了蘋果公司,截至發稿,對方未給出回復。據外媒報道,蘋果公司去年推出了四項新互聯網服務:蘋果視頻、游戲內容包月會員、蘋果付費新聞(數字雜志訂閱)和蘋果信用卡。而在上市幾個季度后,這些產品對蘋果的利潤貢獻都不大。

“這其實不是一個新話題了,在近七八年間,對於蘋果互聯網服務盈利能力的質疑並沒有中斷過,主要有三個方面的原因:一是流媒體App依托自有渠道繞過‘蘋果稅’﹔二是內容服務與硬件相比更關聯本土化,不容易被接受﹔三是蘋果的基因不在內容服務,需要時間過渡。”丁少將分析道。

必須承認的是,蘋果的轉型是合理的,用戶體驗要求“軟硬結合”,企業面向未來需要拓展空間,更不用說今年突發的公共衛生事件警示了抗風險能力填充的必要性。“至於最終結果如何,事在人為,龐大的硬件用戶基數是蘋果的優勢。”丁少將說。

近日,蘋果公司將發布第三財季財報。華爾街分析師預計,蘋果第二自然季度營業收入估計為522億美元(范圍從492.5億-558.4億美元),iPhone銷量為3090萬部,平均銷售價格690.15美元,服務收入131.2億美元﹔可穿戴設備、配件收入60.9億美元。

打造具有強大影響力競爭力的新型主流媒體中共中央總書記習在主持學習時強調,推動媒體融合發展、建設全媒體成為我們面臨的一項緊迫課題。要運用信息革命成果,推動媒體融合向縱深發展,做大做強主流輿論,鞏固全黨全國人民團結奮斗的共同思想基礎……【詳細】

聚焦第二十九屆中國新聞獎獲獎作品眾多獲獎作品充分運用融媒體優勢,不斷開拓渠道,錘煉寫作能力,提升傳播效果﹔同時關心時代發展,緊跟時代脈搏,深耕社會需求,堅持獨立思考,始終堅持社會效果和傳播效果並重的原則,涌現出許多主題鮮明……【詳細】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